• German Tourist Slaying Case

  • Night Stalker Case

  • El Monte Slave Shop Case

  • Temple City Bribery Scandal

成功案例 

阴谋与银行劫案: 在圣塔莫尼卡一个主要银行的分行被持枪抢劫。我的当事人在银行工作,他被指控为合谋者之一,并曾与罪犯会合商议如何及何时何地进行抢劫,以及授与他枪械。我的当事人正面临超过15年监禁。
陪审团判决:无罪。


绑架,抢劫,强奸,鸡奸:我的当事人被逮捕时正坐在一辆面包车上并戴著滑雪面具。有两名妇女被绑在车的后座。我当事人的口袋被发现藏有从妇女家里取出的珠宝首饰,一把枪被发现在他的座位下面。我的当事人声称他是受薪帮人看守车子,当他穿上滑雪面具之际就看见有被捆绑的受害者在后座。他口袋内受害者的首饰就是他帮忙看守车子所得的酬劳。我的当事人正面临终身监禁。
陪审团判决:无罪。


谋杀: 我的当事人被目击者看到他谋杀,他被控一级谋杀罪,有证据表明,受害者和我的当事人曾在案发当日发生争执。我为他的辩护是"身份被误认"。他面临终身监禁。
陪审团的裁决:无罪。


劫案: 我的当事人和两个朋友被控殴打及强制他人身体并偷窃钱包。我的当事人正面临5年监禁。我为他的辩护是"身份被误认"。
陪审团判决:无罪。


特殊情况下谋杀案的审判:我的当事人被控在抢劫过程中谋杀一名妇女。 如果罪名成立,他将面临终身监禁不能假释。经过数月的审判,陪审团悬判. 此后,地区检察官同意了合理的调停并远低于早期的要求。 .


枪击汽车并非法挥舞枪械: 我的当事人是一名著名医生,是夜一名醉酒司机驾车撞入我当事人的住宅。我当事人向他举枪,并命令他躺在地上。司机拒绝,我当事人向车开枪。
陪审团判决:无罪。


虐待配偶: 我的当事人为一名警务人员,他被指控拳打妻子。妻子马上到当地警察部门报案,并发表了冗长的录像声明。我的当事人声称一切只是妻子捏造为他有外遇的行为泄愤。
陪审团判决:无罪。


虐待配偶:
我的当事人被控在得知妻子与邻居有染后殴打妻子。我为他辩护,妻子只是编造故事以摆脱丈夫来达到与邻居结婚的自由。在证人席上,妻子编造邻居给予她戒指的谎话,后来在面对证据的指控,妻子不得承认一切只是谎话。
陪审团判决:无罪。


移民欺诈阴谋: 我的当事人被控协助及教唆他人进行移民欺诈。有证据表明,她会见了受害者和接受了 他们的金钱。她声称自己只是公司的一名会计师,对公司内部的运作业务并不知情。
法官驳回案子提交给陪审团。


酒后驾驶: 我的当事人被起诉驾驶时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法定限额。脱罪辩护: 警方在初步拘留时并没有遵守其规定给予15分钟等候才进行呼气测试。
 陪审团判决:无罪。.

同上案子之当事人数年后再次涉嫌酒后驾驶。这一次,他被提取了尿液样本并验出血液酒精含量为0.14%。脱罪辩护: 尿液测试本身之性质存在问题。
陪审团悬判,法庭驳回了该案。



高额盗窃: 我的当事人被控在一大型百货公司假装购买数百美元的商品, 与收银员合谋,假做收据并将商品袋装。 脱罪辩护: 当事人并不知道收银员没有正式将商品入单。
陪审团悬判,法庭驳回此案chil

小额盗窃/偷窃: 我的当事人在离开一家大百货商店时被保安于5英尺外拘留,地理位置仍处于大购物商场内。我当事人正背著一包被盗窃的商品。他声称是因为他的年幼的孩子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内,他过于惊惶失措才步出了百货商店。他的孩子在邻进的宠物商店寻回。 检察官认为我的当事人是有计划布署此事件。
陪审团的裁决:无罪

攻击性接触: 我的当事人被控用拳头和金属物体多次殴打他的室友。受害人向警察显示身上有多处瘀青和刀伤,声称是从我的当事人被控致使。脱罪辩护: 受害人当时喝醉酒,伤势是由自己的暴力肆虐造成。
陪审团的裁决:无罪

卖淫: 我的当事人被控同意与一名卧底警察进行性交易。脱罪辩护: 该名警员夸大了交谈内容和我的当事人从来没有同意性交易。
陪审团的裁决:无罪

卖淫: 我的当事人被控诱使一名卧底警察进行性交易。脱罪辩护: 警方在记录谈话的失误,造成谈话证据消失。因此,在没有足够的证据和种种疑点下,陪审团悬判,法庭驳回此案。

 

© perlisslaw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Designed by Abledesigner.com